然而阿玖早已看透了一切

入梦来

一个脑洞,意识流,随机取名。(


【一】
孙翔坐在马桶上刷牙的时候,手机响了。他一边哆嗦着站起来往洗手池里吐漱口水,一边扯了洗脸帕胡乱擦掉嘴巴上的泡沫。解锁的时候手指上的水渍在屏幕上划出一道水痕,他也不甚在意地在衣服上随手擦了擦,偏着头,把手机夹到耳朵边。“喂,经理。”
“小孙啊,嘉世俱乐部的崔经理中午之前会过来谈合约的事,你今天的训练就先取消了,你收拾收拾,一会儿我会通知你。”
“知道啦。”孙翔瞅了瞅镜子里睡眼朦胧的脸,把电话挂了,揣回裤兜里。埋头洗脸之前,又把浴室里的暖灯多打开了一个。
孙翔特别怕冷,天气一开始转冷,房间里的暖气就没停过,最近几天降温有点多,每天早上都得磨蹭半天才能从被子里爬起来。训练室里是装着暖气的,孙翔挺乐意坐在训练室里一整天的,不过今天的合约对他来说挺重要,出去陪着吃个饭是必须的,那就是说不得不出门了。他哆嗦着洗漱完,又在衣柜里翻了半天,在风度和温度之间摇摆不定。
最终理智占了上风,怕冷的天性帮助他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球。
打理好发型后,孙翔对着镜子瞅了半天,放了好几下电,觉得臃肿的体型也不能阻挡自己扑面而来的帅气,这才满意的回过神,意识到了自己刚才像是初次约会前的高中生一样的表现,然后嫌弃地捂着脸往床上趴。
他太激动了,甚至有点紧张了。
嘉世的经理前几天来过一次,跟他谈了转会的事。虽然还没有正式签合约,转会这事也算是在私底下敲定了,不过说是私底下,越云俱乐部中的人也大都知道了。这赛季孙翔带着越云战队在联赛中挤进了前八,进军季后赛有望,结果中途传来个孙翔即将转会的消息,这几天俱乐部的人心情多少都有点复杂。不过孙翔到没想这么多,虽然是越云战队出身,对于嘉世这种曾获三连冠的豪门战队的邀请,说不心动是假的,和崔立商量好转会的事后,他的心情就一直处于亢奋状态。
“一叶之秋也将会交给你来接替。”
那天谈话的最后,崔立这样说。
一叶之秋。他又咀嚼了一遍这个名字,傻呵呵地笑出了声,把脸埋进了枕头里。
自第七赛季出道,孙翔就以势不可挡的姿态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撞破新人墙,最佳新人的称号被直接颁给和同年的MVP也不逞多让的他,手上操作着越云战队最好的狂剑横刀,带着实力平平的越云战队一路冲到联赛第八。
越云只是个小战队,不比蓝雨霸图这些豪门战队,俱乐部倾尽全力打造的横刀跟剑圣、拳皇这些神级账号比起来,差了也不是一点。孙翔知道自己狂剑玩的很好,他对自己的技术很有信心,可他慢慢也觉得横刀无法发挥出自己的全部实力。这时候,嘉世把一叶之秋送到了他眼前。
一叶之秋。斗神。
这个名字代表了什么,荣耀联盟中无人不晓。
一叶之秋将会属于孙翔。
由狂剑士转职战斗法师,孙翔没有一点担心,他对战斗法师同样十分精通。操作着一叶之秋的孙翔,操作着斗神的他,一定比现在更强。
这件事情让他激动不已。
他把脸又砸进枕头里蹭。

等到经理的电话再次响起来,孙翔一个激灵从床上爬起来,才反应过来刚才趴着睡着了。挂了电话,孙翔理了理衣服和头发,把门关上,心情愉悦地往经理办公室走。路过训练室的时候孙翔从窗子外看了看,这个时间点战队成员都在训练中。本来他也应该是其中一个的,不过不久过后,他就不会是其中一个了。这个认知让他突然有点难受。虽然在越云只待了一年,他对这个全力栽培他的战队还是有些感情的,更不提今年带着越云一路冲到联赛第八,经理队友对他更是好的不行。
加油吧。孙翔在心里默默地说了句,是为这群并肩作战的队友,也是为自己。
他没进去跟队友打招呼,转个弯继续走了。

站在门外的时候听见里面传来经理跟崔立谈话的声音,似乎聊的挺好,经理还哈哈笑着。
孙翔巴拉了两下头发,深呼了一口气,推开了门。

【二】
孙翔又做梦了。
倒不是说他以前不做梦,而是这次的梦境有点特殊。
他梦到了以前曾做过的梦。
孙翔在十五岁的时候有过一段特殊的经历,在他十五岁生日刚过不久,他曾连续几天做过相似的梦。他很少记得清自己做过的梦,还是学生的孙翔不像现在生活那么规律,往往是一沾枕头就睡着了,一觉醒来,无论再离奇的梦都能被他挥之脑后。而那几天里做过的梦,却像是电视连续剧一样,每天准时准点播出,让他想忘掉都难。
梦里的他还是他,好像又不是他。
他就像是一个旁观者,以上帝视角看着‘自己’起床、吃饭、上学,才发现平日里按部就班的生活是那么无趣。直到‘他’打开电脑,下载安装了一个游戏。
荣耀。
孙翔猛的咳嗽了一声,醒了。
半开着的百叶窗透出屋外明晃晃的阳光,他一看时间,接近7点。
冬天的清晨总是来的早一些,他的生物钟准时叫醒了他。
头还有点痛,嗓子也不舒服,他这才想起来,昨天被经理带着跟崔立去吃了顿午饭,喝了两杯,回来的时候嫌热脱了外套,到了晚上就有点低烧了。
昨天签好了合约,他在这个冬季已经正式的属于嘉世俱乐部的一份子了,今天他就可以收拾东西跟着嘉世派来的专车过去。
这状态可不太好。
好在等他量了体温,发现已经稍微好转了,这才松了口气。
他脑子里混混沌沌的,塞了一大堆东西,他恍惚的想起了昨晚的梦,坐到桌前开了电脑,直到看到了那个熟悉的游戏图标,才有一种真实的脚踏实地的感觉。
“切,不就是个梦,想这么多干嘛。”撇了撇嘴自言自语了两句,孙翔也没去洗漱,哒哒两下点开了游戏,登录了他的横刀。

等他做完了练习,额头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孙翔托着下巴看着屏幕里的狂剑士,横刀也像是在打量他一般同他对视,只偶尔因为待机动作而挥动两下手中的重剑。
横刀不是他最早的账号,他这么想着,回想起来最开始玩游戏的时候,练的是一个,战斗法师。那个战斗法师的账号在他进入越云训练营的时候就被放下了,俱乐部的人给了他一张狂剑士的账号卡,他也就接过了,并投入了十分的努力。可是现在他操作着横刀做着跟平日一样的练习,摸着键盘的手却一次次想起战斗法师的操作来。
他最习惯的,喜欢的,果然还是一开始所选择的那个职业。
为什么那时候会选择战斗法师?
孙翔有些纠结的皱起眉毛,又想起那个梦来。
‘他’熟练的登录游戏,那是一个战斗法师的账号。孙翔知道荣耀这个游戏,那时候班里的男生们口中谈论的最多的就是游戏,其中出现次数最多的就是荣耀。可是他从来没有跟着班里的男生们一起在放学后去网吧打荣耀,也没兴趣加入他们的讨论。
他看着‘自己’下载安装了游戏,又熟练的插卡登陆账号,操作着战斗法师在竞技场里打败一个又一个的对手,他好奇的不行,他什么时候这么牛了?没玩过的游戏都能玩的这么溜,难道这个梦是未来的预兆?他将来会成为一个打游戏的高手?
他清楚的记得那个梦,因为昨晚上他又复习了一遍。似乎就是因为这个梦,最开始他才会选择战斗法师这个职业吧。
那之后开始对荣耀感兴趣的他找了很多相关的资料来看,对荣耀的宏伟的世界观有了足够的了解后,一叶之秋进入了他的视线。
斗神,一叶之秋。
玩荣耀的人几乎无人不知的名字。就像玩战斗法师的几乎都是叶秋粉这个定理,玩着战斗法师的孙翔,在那个年纪,也沦为了一个叶秋粉。
刚沦为叶秋粉的孙翔,就受到了一个不小的打击。第五赛季的嘉世战队状态下滑严重,从第四赛季的憾失冠军,第五赛季的叶秋已经独木难支。战队内部的矛盾十五岁的孙翔怎么可能会明白,他就跟其他小粉丝一样,对着叶秋状态下滑的新闻咬牙切齿。他刚喜欢上这个游戏,粉上一个人,就不得不面对他已经实力不在的事实。说不上是失望还是什么,他看着嘉世战队每况愈下的战绩,总是会想起一叶之秋的操作者,传说中的叶秋大神,他现在会是什么心情呢?状态下滑,实力不在,这些新闻一下又一下地戳中他的心坎,让他不禁生出了一种,如果操作一叶之秋的人是他就好了的狂妄想法。
而现在,这个想法马上就会成为现实了。
叶秋,这个曾让一叶之秋在职业赛场上发光发热的人,已经不再有足够的实力继续撑起神级账号,那么就让他来,让一叶之秋再度显现他斗神的光芒。

回想了一大堆有的没的,孙翔觉得有点饿了,他打算收拾东西前先去吃个早饭。
迅速地洗了个澡,换好衣服,去到食堂的时候已经快9点了,他很少这个点来食堂,越云的训练8点半开始,他一般会在8点前就到食堂。好在还有早饭可以吃,打饭的阿姨见到是他,拉着他说了两句。
“小孙啊,听说你今年就不在这儿了,是真的吗?”
“嗯。今天就走了。”
“这么快啊,不过在哪儿都好,饮食还是要注意的,你看你这么一大高个,还这么瘦,得多吃点,这话我平时说多了,你别嫌阿姨烦啊。”
“啊,不会不会。”孙翔忙摆手,脸有点红,他平日傲气惯了,对着平辈可以爱答不理的,可是来自长辈的关心总是能把他打回原形,到底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对于别人直白的好意还有点无所适从。
等他吃完饭回宿舍收拾好东西,经理正好过来敲门了。
“东西都收拾好了吧?”经理看了看他拖着的两个箱子,“就带这么点?”
“够了,该带的都装上了。”
“走吧,车在外面等着,队员们打算送送你。”
“啊?”孙翔瞪了瞪眼,“不用了吧,该训练就继续训练着吧。”
经理拿过一个箱子,微笑着拍拍他的肩:“这也是大家的心意,一起工作了一年,送送是应该的。”跟孙翔一起工作了一年,经理自认自己还是稍微了解孙翔一点了。天分,实力,这些他都有,张扬,傲气,这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年纪该有的。可他也知道孙翔内里并不坏,他总是一副骄傲的样子,这也是他这个年纪特有的热情与活力。越云战队不足以提供让他更加发光发热的资源,嘉世则不同。对于孙翔选择了转会嘉世,他个人并没有意见。
“好吧…”孙翔跟着经理出了门,把门锁好,钥匙还给了他。等到了俱乐部门口,看到平日里朝夕相处的队友们都在等着他,那股难以言喻的难受又出来了。其实他和这些队友平日里的相处也并没有多友好,他知道自己的脾气性格,平日里大家是恭维话还是真心实意他也没有在意,他活得潇洒,过得自我,他带着越云发挥出色,众人对他好,夸赞他,他也坦然接受,这当然是应该的!对于这群队友,他有的,也只是习惯而已。可是现在要走了,离开这个生活了一年多的地方,看到这群来送他的队友,心里的憋屈劲儿越发浓郁。
孙翔皱着眉头拖着箱子过去,等到上了车,关上门,车发动了,他从窗子探出头往后看去,听到还有人跟他说再见,还有人对他挥手。他看着越云俱乐部所在的那栋建筑越来越远,他才真的意识到,自己是真的,离开越云了。

【三】
车子从后门开进了嘉世俱乐部,孙翔转会嘉世的消息还没有公开,低调点是应该的。崔立昨天已经返回了嘉世,这会儿正和几个队员站在门口交谈,见孙翔下了车,招呼几人过来帮他提行李。“小孙先去看看房间?你是想住队长室还是另外收拾一间?”队长室现在还住着叶修,可崔立显然已经没把他再当成队长,这样直接的询问让孙翔皱了皱眉。“叶秋呢?”
“叶秋现在还住着,不过翔哥来了,队长当然是你啦,这个房间嘛也应该让给你的。”
“就是就是,翔哥,你要是想住那儿,我这就帮你把行李放过去。”
几名队员殷勤地接过他的箱子,一句句翔哥叫的孙翔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也没拒绝帮他提行李的举动:“我另外住一间吧,我不习惯睡别人房间。”
崔立也没在意,年轻人总有一些大大小小的习惯,孙翔想住哪儿都行,嘉世的宿舍空房间多的是。他让两个预备队员帮孙翔把东西搬到宿舍去,带着他去参观一下嘉世各个部门。
坐了几小时车其实挺累的,但是站在嘉世时心中的满足感足以抵消这股疲劳。嘉世俱乐部的一切设施都是顶级的,训练室的设备也是一顶一,最重要的是,叶秋和一叶之秋在这里。
崔立带着他逛了一圈,开着话匣子给他介绍,孙翔抱着手臂放在脑后,时不时懒洋洋地应一声。崔立不动声色地打量他,更加确定了这人没有什么弯弯曲曲的花花肠子,一根筋直到底,没什么人际交往能力,只要俱乐部提供很好的资源,他就比叶秋更好掌控。作为俱乐部经理,他对孙翔还是挺满意的,他的技术当然是顶尖的,接手了一叶之秋过后,赶走叶秋这个祸害,嘉世就将迎来新的发展。他有些嘲讽地暗笑,何时开始,叶秋居然成了那个阻碍战队发展的毒瘤了?不过没关系,今天过后,他就再也不用去看叶秋的脸色了,一个一心只会打荣耀的队长,当然比心思难以捉摸的队长好控制。
逛了一圈过后差不多是晚饭的点了,之前有事没在的老板陶轩也赶了回来,叫上了战队的几个正式队员,带上孙翔去订好的酒店给他接风。叶秋已经被他习惯性的忽视掉了,而苏沐橙,没有叶秋,她是肯定不会参与的,他可不想去触她的霉头。

饿了半天,孙翔从坐下开始就在一直动筷子,陶轩也没制止,还想给他倒上杯酒。
“酒就算了吧,昨天才喝了两杯,喝多了不好。”
孙翔皱着眉拒绝,陶轩的笑容一僵,很快的缓和过来,刘皓给他接腔:“那喝点果汁吧,老板,我去叫服务员。”

一顿饭吃的其乐融融,至少在孙翔看来是这样。陶轩跟崔立两人大谈他加入过后嘉世的未来,刘皓等人就在一旁狂点头,还不忘夸赞他两句。孙翔知道这番话多半也不全是真心的,但他还是挺受用的,没人不喜欢别人的夸赞,虽然还没拿到一叶之秋,他已经开始幻想他是怎样操作一叶之秋的了。
“等会儿回去有件重要的事。”崔立这样说。
“什么?”孙翔咬着筷子问。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那可是个大新闻。”

他其实一点也不关心这个大新闻是什么。如果那不是关于叶秋或一叶之秋的话。

回到俱乐部的时候才8点,崔立带着孙翔先去了会议室。
叶秋开门的时候他正坐在椅子上闲的无聊,崔立说已经让人去叫叶秋了,他就趴在桌上百无聊赖地揪头发。墙上的放映屏幕显示着嘉世这里赛季的战况,他也只是扫了几眼就略过了。他看见橱窗里摆着的奖杯,上面刻有第一赛季到第三赛季的标志。那才是他想要的,冠军,奖杯。只有最好的才配得上他。比如说,斗神,一叶之秋。
开门的声音很小,崔立说了句“叶秋,你来了”他才注意到,立马坐起来转头去看。
叶秋后面跟着苏沐橙,两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叶秋就站在门口,也没有要关上门的意思。
孙翔有些新奇,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叶秋的真面貌,比起他身后的苏沐橙,他放到叶秋身上的目光多了丝打量。头发有段时间没打理了,刘海甚至长的有些遮住了眼睛,胡子也像是几天没刮的样子,脸色苍白的有些夸张,带了点虚胖,整张脸显露出颓废的气质。这和他想象中的有些出入,可他一时又觉得,叶秋就该是这个样子,不然怎么会被人说实力下滑呢。
在他盯着叶秋看的时候,叶秋的视线只在他身上停留了一下,移到了崔立身上。“叫我来有什么事吗?”语气平淡,却让身后的刘皓几人生出咬牙切齿的感觉。
崔立上前几步,直接说道:“叶秋,俱乐部已经决定,由新转会来的孙翔接替你的队长职务,一叶之秋今后也由孙翔来操作。”没有事先的说明,语气直白的近乎冷漠。孙翔为崔立的话语皱了皱眉,他不是没想过叶秋的状态下滑会让人不满,却没想到这个下午对他热情洋溢的经理在面对他时,会是这样不近人情。
叶秋却不在意的笑了笑。
“叶秋,把一叶之秋的账号卡交给孙翔吧。”崔立再说。
叶秋纵然再洒脱,此时心中也不免有些刺痛。
他从来不曾觉得时间过的这么慢。从包里拿出账号卡好像被做成了慢动作,叶修突然有点恍惚,眼前闪过一幕幕过去操作一叶之秋的画面。这个一路陪伴他的‘朋友’,终于到了他亲手交出去的时候了。叶修的手指微微有一些颤抖,他把账号卡递过去,正准备稳定一下情绪,孙翔已经伸出手接住了账号卡。“你的手在抖。”孙翔盯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这样的手怎么能发挥出斗神的实力,把一叶之秋交给我,我会让斗神的名号再度响彻整个荣耀。”
叶修有些错愕,孙翔按住了账号卡,也止住了他的颤抖。青年的眼神张扬却锐利,叶修从那里头看到了他的认真。
心情霎时间便平静下来,叶修表情柔和,问到:“你喜欢这个游戏吗?”他从他的眼里已经读到了答案。
“当然。”
叶修松开手,一叶之秋落到了孙翔手中。
叶修脸上已经完全看不出一丝不舍,带着淡淡的笑意开口:“收好它,如果你喜欢,就把这一切当作是荣耀吧。”
“你什么意思!”孙翔撇了撇嘴,像是被突然戳到怒点的小狮子,刚才的认真劲像是叶修看错了似的,他瞪了叶修一眼,宝贝地把一叶之秋的账号卡揣进口袋里,然后扬起下巴,用鼻孔对着叶修,骄傲地说:“一叶之秋在我手里,肯定能发挥得比你更好!”
“呵。”叶修低声笑了笑,转过头看着崔立:“我知道你们的意思,解约吧,条件是什么?”
见叶修这么爽快的就交出了账号卡,崔立满意的保持着适当的笑容:“爽快,不愧是我认识的叶秋,条件很简单,只要你宣布退役。”
叶修就像早就料到般,刚才对着孙翔的浅淡笑意褪去,勾起嘴角挂上了一丝嘲讽,他还没开口,苏沐橙和孙翔就先开口了:“什么?!”两人倒是异口同声。苏沐橙愤怒的止不住颤抖,崔立此刻在她眼里就像是个从不认识的陌生人:“这么绝的条件!他已经25岁了,这时候宣布退役,你们摆明了就是在针对他!”
叶修伸出手按住苏沐橙的肩,摇了摇头。他看了眼表现出十分诧异的神情的孙翔,心底泛起一股说不出的滋味。他冲崔立点点头,说:“我同意。”

孙翔愣愣地坐在椅子上,叶秋和苏沐橙已经离开好一会儿了,他还是有点没缓过神来。
一切都跟他想的一样,却又有点不一样了。他满心欢喜的期待着崭新的未来,新的队友,新的账号卡,还有那个触手可及的目标,然而现在,这份欣喜中参杂了说不出的酸涩。他没想过逼走叶秋的。即使他状态下滑,实力不在,在那段少年年轻的回忆中,他还是那个操作着一叶之秋所向披靡的斗神。他一步步的踩着叶秋的脚印,走到了跟他并肩的地方,甚至接手了他的账号卡,他想用实力展现给叶秋看,他可以和他一样强,甚至比他更强。可他没想过叶秋会退役。这意味着叶秋将离开职业赛场,离开嘉世,他也失去了和他一较高下的机会。

刘皓几人也离开了,崔立询问了下他,他摆摆手让他先走。
叶秋刚才的几句话还在他脑子里转悠。
孙翔有些苦恼的撑住了额头。

【四】
叶秋当天晚上就离开了嘉世。孙翔回宿舍的时候,看到苏沐橙站在他隔壁的房门口,手里拖着个行李箱,正在关门。他抓了抓头发,走过去招呼了一声:“苏沐橙。”
苏沐橙回过头,见到是孙翔,脸色很不好。不过她按下了隐忍的怒气,只是平淡的回应。“什么事。”
“你知道叶秋去哪儿了吗?”
“我怎么知道。”
你不知道谁知道?就算是孙翔也看出了苏沐橙这会儿心情不好,他也猜到了是因为刚才的事。他一向最受不得别人的冷言冷语,这会儿也有些不爽,不过他还有事要问,只得干巴巴地继续说:“那你拿着他的东西要去哪儿?”
苏沐橙以奇怪的眼神打量他,甩出几个字:“关你什么事?”
关你什么事?
?????
靠!他还没来得及变脸色,苏沐橙拖着箱子就走,摆明了不想再搭理他。
孙翔脸色有些发白,隔了好半天才猛的一脚踹到叶秋的房门上,过道里回响了好大一声。他咬牙切齿的开了自己的房门,进去把自己扔到了床上。

房间里闷的不行,孙翔是被热醒的。他还记得睡觉前嫌冷盖了两床被子,半夜醒过来他还有点迷糊,他一向睡眠质量挺好的,晚上也不会起夜,周围漆黑一片,明显还是半夜,这个点醒来不太应该。
身上出了汗,粘腻腻的很不舒服,还不等他清醒过来,鼻息间晕绕的呛鼻的烟味让他连打了三个喷嚏。卧槽,着火了这是?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孙翔猛的翻身坐了起来,周围依旧漆黑一片,没有火光的痕迹。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房间里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仿佛当头给了他一棒:“怎么了,阿修?”
“谁?!”孙翔瞠目结舌,大半夜的,他的房间了突然多出了一个陌生人,他是怎么进来的?他怎么没有一点感觉?他在叫谁?房间里还有别的人?
脱口而出的瞬间,他又吓了一跳,从他口中滚出的声音有点熟悉,可是根本就不是他的声音!孙翔有些毛骨悚然,还没等他开始胡思乱想,随着轻轻的一声响,房间里的灯开了。
习惯了黑暗的双眼突然被光照射有些不自在地眯了眯,眼前坐过来一个人,他随着那个人说话的声音睁开眼:“你发烧了?有些不大对劲啊。”那人伸出手背在他额头上摸了摸。
是个很年轻的青年,脸部线条十分柔和,显露出温柔的气质,眼中透露出关心,让孙翔难以生出反感的心情。对这个人他是完全的陌生,心里却又生出一股难以言喻的信任。
“我……”孙翔张了张嘴,瞪大了眼盯着他,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青年起身去给他倒水,手上一边去拿杯子一边说:“让你吃药还不吃,淋了雨还穿那么久湿衣服,我就说得发烧!”
孙翔呐呐地嗯了声,这才打量起四周来。
我这是在做梦吧?应该。
房间已经不是他所在的嘉世的宿舍,小了很多,简单地摆着两张单人床,衣柜,书桌和两张椅子,一些杂七杂八不知道是干嘛的东西胡乱地堆放着,还有个行李箱靠在门口。整个房间可以说得上是凌乱,冷清。
做梦,做梦,一定在做梦。
孙翔这么安慰自己。这个梦太奇怪了,不仅是全然陌生的环境,还有这个陌生的人,更奇怪的是他此时是完全清醒的,头脑可以思考。
青年给他端了杯水过来,还在冒着热气,孙翔接过来小口小口地喝。“药放在沐橙房间了,明天再吃吧,喝完了睡觉,不能把沐橙吵醒了。”
孙翔竖起耳朵,听到了一个稍微熟悉的名字:“苏沐橙?”他抬眼去看面前的人,这才发现隐隐看出有着和苏沐橙相似的轮廓。“你是谁?”
这下轮到青年惊讶了:“你这什么记性?我是苏沐秋。”
孙翔还没来得及好奇自己怎么会做了一个关于苏沐橙的梦,难道是因为昨晚最后见到的是她,就被苏沐秋的下一句打得更糊涂了。
“叶修你烧糊涂啦?亏我还把你捡回来,这就不记得我啦?”
“叶修?”他瞪大了眼指指自己,“那,那叶秋?”
“你弟弟啊。”苏沐秋露出个鄙视的表情。
孙翔有些难以置信,这个梦也太玄幻了点,自己变了个人不说,还成了那个叶秋的哥哥?他手一抖,杯子差点被他给扔床上,苏沐秋眼疾手快地接住。孙翔猛的躺下去,把被子一拉盖过头顶。他这才发现,一直晕绕着周围的那股烟味是烟草味,有些呛人,但是也不难闻,有点像,昨晚叶秋身上的味道。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闹钟还没响,说明还没到7点,孙翔掀开被子,房间还是那个房间,他昨天刚拿到的新版一叶之秋的手办还好好的摆在床头柜上,他盯着看了好一会儿。
梦醒了。


tbc
……不知道什么时候接的下去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