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阿玖早已看透了一切

入梦来

一个脑洞,意识流,随机取名。(


【一】
孙翔坐在马桶上刷牙的时候,手机响了。他一边哆嗦着站起来往洗手池里吐漱口水,一边扯了洗脸帕胡乱擦掉嘴巴上的泡沫。解锁的时候手指上的水渍在屏幕上划出一道水痕,他也不甚在意地在衣服上随手擦了擦,偏着头,把手机夹到耳朵边。“喂,经理。”
“小孙啊,嘉世俱乐部的崔经理中午之前会过来谈合约的事,你今天的训练就先取消了,你收拾收拾,一会儿我会通知你。”
“知道啦。”孙翔瞅了瞅镜子里睡眼朦胧的脸,把电话挂了,揣回裤兜里。埋头洗脸之前,又把浴室里的暖灯多打开了一个。
孙翔特别怕冷,天气一开始转冷,房间里的暖气就没停过,最近几天降温有点多,每天早上都得磨蹭半天才能从被子里爬起来。训练室里是装着暖气的,孙翔挺乐意坐在训练室里一整天的,不过今天的合约对他来说挺重要,出去陪着吃个饭是必须的,那就是说不得不出门了。他哆嗦着洗漱完,又在衣柜里翻了半天,在风度和温度之间摇摆不定。
最终理智占了上风,怕冷的天性帮助他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球。
打理好发型后,孙翔对着镜子瞅了半天,放了好几下电,觉得臃肿的体型也不能阻挡自己扑面而来的帅气,这才满意的回过神,意识到了自己刚才像是初次约会前的高中生一样的表现,然后嫌弃地捂着脸往床上趴。
他太激动了,甚至有点紧张了。
嘉世的经理前几天来过一次,跟他谈了转会的事。虽然还没有正式签合约,转会这事也算是在私底下敲定了,不过说是私底下,越云俱乐部中的人也大都知道了。这赛季孙翔带着越云战队在联赛中挤进了前八,进军季后赛有望,结果中途传来个孙翔即将转会的消息,这几天俱乐部的人心情多少都有点复杂。不过孙翔到没想这么多,虽然是越云战队出身,对于嘉世这种曾获三连冠的豪门战队的邀请,说不心动是假的,和崔立商量好转会的事后,他的心情就一直处于亢奋状态。
“一叶之秋也将会交给你来接替。”
那天谈话的最后,崔立这样说。
一叶之秋。他又咀嚼了一遍这个名字,傻呵呵地笑出了声,把脸埋进了枕头里。
自第七赛季出道,孙翔就以势不可挡的姿态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撞破新人墙,最佳新人的称号被直接颁给和同年的MVP也不逞多让的他,手上操作着越云战队最好的狂剑横刀,带着实力平平的越云战队一路冲到联赛第八。
越云只是个小战队,不比蓝雨霸图这些豪门战队,俱乐部倾尽全力打造的横刀跟剑圣、拳皇这些神级账号比起来,差了也不是一点。孙翔知道自己狂剑玩的很好,他对自己的技术很有信心,可他慢慢也觉得横刀无法发挥出自己的全部实力。这时候,嘉世把一叶之秋送到了他眼前。
一叶之秋。斗神。
这个名字代表了什么,荣耀联盟中无人不晓。
一叶之秋将会属于孙翔。
由狂剑士转职战斗法师,孙翔没有一点担心,他对战斗法师同样十分精通。操作着一叶之秋的孙翔,操作着斗神的他,一定比现在更强。
这件事情让他激动不已。
他把脸又砸进枕头里蹭。

等到经理的电话再次响起来,孙翔一个激灵从床上爬起来,才反应过来刚才趴着睡着了。挂了电话,孙翔理了理衣服和头发,把门关上,心情愉悦地往经理办公室走。路过训练室的时候孙翔从窗子外看了看,这个时间点战队成员都在训练中。本来他也应该是其中一个的,不过不久过后,他就不会是其中一个了。这个认知让他突然有点难受。虽然在越云只待了一年,他对这个全力栽培他的战队还是有些感情的,更不提今年带着越云一路冲到联赛第八,经理队友对他更是好的不行。
加油吧。孙翔在心里默默地说了句,是为这群并肩作战的队友,也是为自己。
他没进去跟队友打招呼,转个弯继续走了。

站在门外的时候听见里面传来经理跟崔立谈话的声音,似乎聊的挺好,经理还哈哈笑着。
孙翔巴拉了两下头发,深呼了一口气,推开了门。

【二】
孙翔又做梦了。
倒不是说他以前不做梦,而是这次的梦境有点特殊。
他梦到了以前曾做过的梦。
孙翔在十五岁的时候有过一段特殊的经历,在他十五岁生日刚过不久,他曾连续几天做过相似的梦。他很少记得清自己做过的梦,还是学生的孙翔不像现在生活那么规律,往往是一沾枕头就睡着了,一觉醒来,无论再离奇的梦都能被他挥之脑后。而那几天里做过的梦,却像是电视连续剧一样,每天准时准点播出,让他想忘掉都难。
梦里的他还是他,好像又不是他。
他就像是一个旁观者,以上帝视角看着‘自己’起床、吃饭、上学,才发现平日里按部就班的生活是那么无趣。直到‘他’打开电脑,下载安装了一个游戏。
荣耀。
孙翔猛的咳嗽了一声,醒了。
半开着的百叶窗透出屋外明晃晃的阳光,他一看时间,接近7点。
冬天的清晨总是来的早一些,他的生物钟准时叫醒了他。
头还有点痛,嗓子也不舒服,他这才想起来,昨天被经理带着跟崔立去吃了顿午饭,喝了两杯,回来的时候嫌热脱了外套,到了晚上就有点低烧了。
昨天签好了合约,他在这个冬季已经正式的属于嘉世俱乐部的一份子了,今天他就可以收拾东西跟着嘉世派来的专车过去。
这状态可不太好。
好在等他量了体温,发现已经稍微好转了,这才松了口气。
他脑子里混混沌沌的,塞了一大堆东西,他恍惚的想起了昨晚的梦,坐到桌前开了电脑,直到看到了那个熟悉的游戏图标,才有一种真实的脚踏实地的感觉。
“切,不就是个梦,想这么多干嘛。”撇了撇嘴自言自语了两句,孙翔也没去洗漱,哒哒两下点开了游戏,登录了他的横刀。

等他做完了练习,额头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孙翔托着下巴看着屏幕里的狂剑士,横刀也像是在打量他一般同他对视,只偶尔因为待机动作而挥动两下手中的重剑。
横刀不是他最早的账号,他这么想着,回想起来最开始玩游戏的时候,练的是一个,战斗法师。那个战斗法师的账号在他进入越云训练营的时候就被放下了,俱乐部的人给了他一张狂剑士的账号卡,他也就接过了,并投入了十分的努力。可是现在他操作着横刀做着跟平日一样的练习,摸着键盘的手却一次次想起战斗法师的操作来。
他最习惯的,喜欢的,果然还是一开始所选择的那个职业。
为什么那时候会选择战斗法师?
孙翔有些纠结的皱起眉毛,又想起那个梦来。
‘他’熟练的登录游戏,那是一个战斗法师的账号。孙翔知道荣耀这个游戏,那时候班里的男生们口中谈论的最多的就是游戏,其中出现次数最多的就是荣耀。可是他从来没有跟着班里的男生们一起在放学后去网吧打荣耀,也没兴趣加入他们的讨论。
他看着‘自己’下载安装了游戏,又熟练的插卡登陆账号,操作着战斗法师在竞技场里打败一个又一个的对手,他好奇的不行,他什么时候这么牛了?没玩过的游戏都能玩的这么溜,难道这个梦是未来的预兆?他将来会成为一个打游戏的高手?
他清楚的记得那个梦,因为昨晚上他又复习了一遍。似乎就是因为这个梦,最开始他才会选择战斗法师这个职业吧。
那之后开始对荣耀感兴趣的他找了很多相关的资料来看,对荣耀的宏伟的世界观有了足够的了解后,一叶之秋进入了他的视线。
斗神,一叶之秋。
玩荣耀的人几乎无人不知的名字。就像玩战斗法师的几乎都是叶秋粉这个定理,玩着战斗法师的孙翔,在那个年纪,也沦为了一个叶秋粉。
刚沦为叶秋粉的孙翔,就受到了一个不小的打击。第五赛季的嘉世战队状态下滑严重,从第四赛季的憾失冠军,第五赛季的叶秋已经独木难支。战队内部的矛盾十五岁的孙翔怎么可能会明白,他就跟其他小粉丝一样,对着叶秋状态下滑的新闻咬牙切齿。他刚喜欢上这个游戏,粉上一个人,就不得不面对他已经实力不在的事实。说不上是失望还是什么,他看着嘉世战队每况愈下的战绩,总是会想起一叶之秋的操作者,传说中的叶秋大神,他现在会是什么心情呢?状态下滑,实力不在,这些新闻一下又一下地戳中他的心坎,让他不禁生出了一种,如果操作一叶之秋的人是他就好了的狂妄想法。
而现在,这个想法马上就会成为现实了。
叶秋,这个曾让一叶之秋在职业赛场上发光发热的人,已经不再有足够的实力继续撑起神级账号,那么就让他来,让一叶之秋再度显现他斗神的光芒。

回想了一大堆有的没的,孙翔觉得有点饿了,他打算收拾东西前先去吃个早饭。
迅速地洗了个澡,换好衣服,去到食堂的时候已经快9点了,他很少这个点来食堂,越云的训练8点半开始,他一般会在8点前就到食堂。好在还有早饭可以吃,打饭的阿姨见到是他,拉着他说了两句。
“小孙啊,听说你今年就不在这儿了,是真的吗?”
“嗯。今天就走了。”
“这么快啊,不过在哪儿都好,饮食还是要注意的,你看你这么一大高个,还这么瘦,得多吃点,这话我平时说多了,你别嫌阿姨烦啊。”
“啊,不会不会。”孙翔忙摆手,脸有点红,他平日傲气惯了,对着平辈可以爱答不理的,可是来自长辈的关心总是能把他打回原形,到底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对于别人直白的好意还有点无所适从。
等他吃完饭回宿舍收拾好东西,经理正好过来敲门了。
“东西都收拾好了吧?”经理看了看他拖着的两个箱子,“就带这么点?”
“够了,该带的都装上了。”
“走吧,车在外面等着,队员们打算送送你。”
“啊?”孙翔瞪了瞪眼,“不用了吧,该训练就继续训练着吧。”
经理拿过一个箱子,微笑着拍拍他的肩:“这也是大家的心意,一起工作了一年,送送是应该的。”跟孙翔一起工作了一年,经理自认自己还是稍微了解孙翔一点了。天分,实力,这些他都有,张扬,傲气,这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年纪该有的。可他也知道孙翔内里并不坏,他总是一副骄傲的样子,这也是他这个年纪特有的热情与活力。越云战队不足以提供让他更加发光发热的资源,嘉世则不同。对于孙翔选择了转会嘉世,他个人并没有意见。
“好吧…”孙翔跟着经理出了门,把门锁好,钥匙还给了他。等到了俱乐部门口,看到平日里朝夕相处的队友们都在等着他,那股难以言喻的难受又出来了。其实他和这些队友平日里的相处也并没有多友好,他知道自己的脾气性格,平日里大家是恭维话还是真心实意他也没有在意,他活得潇洒,过得自我,他带着越云发挥出色,众人对他好,夸赞他,他也坦然接受,这当然是应该的!对于这群队友,他有的,也只是习惯而已。可是现在要走了,离开这个生活了一年多的地方,看到这群来送他的队友,心里的憋屈劲儿越发浓郁。
孙翔皱着眉头拖着箱子过去,等到上了车,关上门,车发动了,他从窗子探出头往后看去,听到还有人跟他说再见,还有人对他挥手。他看着越云俱乐部所在的那栋建筑越来越远,他才真的意识到,自己是真的,离开越云了。

【三】
车子从后门开进了嘉世俱乐部,孙翔转会嘉世的消息还没有公开,低调点是应该的。崔立昨天已经返回了嘉世,这会儿正和几个队员站在门口交谈,见孙翔下了车,招呼几人过来帮他提行李。“小孙先去看看房间?你是想住队长室还是另外收拾一间?”队长室现在还住着叶修,可崔立显然已经没把他再当成队长,这样直接的询问让孙翔皱了皱眉。“叶秋呢?”
“叶秋现在还住着,不过翔哥来了,队长当然是你啦,这个房间嘛也应该让给你的。”
“就是就是,翔哥,你要是想住那儿,我这就帮你把行李放过去。”
几名队员殷勤地接过他的箱子,一句句翔哥叫的孙翔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也没拒绝帮他提行李的举动:“我另外住一间吧,我不习惯睡别人房间。”
崔立也没在意,年轻人总有一些大大小小的习惯,孙翔想住哪儿都行,嘉世的宿舍空房间多的是。他让两个预备队员帮孙翔把东西搬到宿舍去,带着他去参观一下嘉世各个部门。
坐了几小时车其实挺累的,但是站在嘉世时心中的满足感足以抵消这股疲劳。嘉世俱乐部的一切设施都是顶级的,训练室的设备也是一顶一,最重要的是,叶秋和一叶之秋在这里。
崔立带着他逛了一圈,开着话匣子给他介绍,孙翔抱着手臂放在脑后,时不时懒洋洋地应一声。崔立不动声色地打量他,更加确定了这人没有什么弯弯曲曲的花花肠子,一根筋直到底,没什么人际交往能力,只要俱乐部提供很好的资源,他就比叶秋更好掌控。作为俱乐部经理,他对孙翔还是挺满意的,他的技术当然是顶尖的,接手了一叶之秋过后,赶走叶秋这个祸害,嘉世就将迎来新的发展。他有些嘲讽地暗笑,何时开始,叶秋居然成了那个阻碍战队发展的毒瘤了?不过没关系,今天过后,他就再也不用去看叶秋的脸色了,一个一心只会打荣耀的队长,当然比心思难以捉摸的队长好控制。
逛了一圈过后差不多是晚饭的点了,之前有事没在的老板陶轩也赶了回来,叫上了战队的几个正式队员,带上孙翔去订好的酒店给他接风。叶秋已经被他习惯性的忽视掉了,而苏沐橙,没有叶秋,她是肯定不会参与的,他可不想去触她的霉头。

饿了半天,孙翔从坐下开始就在一直动筷子,陶轩也没制止,还想给他倒上杯酒。
“酒就算了吧,昨天才喝了两杯,喝多了不好。”
孙翔皱着眉拒绝,陶轩的笑容一僵,很快的缓和过来,刘皓给他接腔:“那喝点果汁吧,老板,我去叫服务员。”

一顿饭吃的其乐融融,至少在孙翔看来是这样。陶轩跟崔立两人大谈他加入过后嘉世的未来,刘皓等人就在一旁狂点头,还不忘夸赞他两句。孙翔知道这番话多半也不全是真心的,但他还是挺受用的,没人不喜欢别人的夸赞,虽然还没拿到一叶之秋,他已经开始幻想他是怎样操作一叶之秋的了。
“等会儿回去有件重要的事。”崔立这样说。
“什么?”孙翔咬着筷子问。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那可是个大新闻。”

他其实一点也不关心这个大新闻是什么。如果那不是关于叶秋或一叶之秋的话。

回到俱乐部的时候才8点,崔立带着孙翔先去了会议室。
叶秋开门的时候他正坐在椅子上闲的无聊,崔立说已经让人去叫叶秋了,他就趴在桌上百无聊赖地揪头发。墙上的放映屏幕显示着嘉世这里赛季的战况,他也只是扫了几眼就略过了。他看见橱窗里摆着的奖杯,上面刻有第一赛季到第三赛季的标志。那才是他想要的,冠军,奖杯。只有最好的才配得上他。比如说,斗神,一叶之秋。
开门的声音很小,崔立说了句“叶秋,你来了”他才注意到,立马坐起来转头去看。
叶秋后面跟着苏沐橙,两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叶秋就站在门口,也没有要关上门的意思。
孙翔有些新奇,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叶秋的真面貌,比起他身后的苏沐橙,他放到叶秋身上的目光多了丝打量。头发有段时间没打理了,刘海甚至长的有些遮住了眼睛,胡子也像是几天没刮的样子,脸色苍白的有些夸张,带了点虚胖,整张脸显露出颓废的气质。这和他想象中的有些出入,可他一时又觉得,叶秋就该是这个样子,不然怎么会被人说实力下滑呢。
在他盯着叶秋看的时候,叶秋的视线只在他身上停留了一下,移到了崔立身上。“叫我来有什么事吗?”语气平淡,却让身后的刘皓几人生出咬牙切齿的感觉。
崔立上前几步,直接说道:“叶秋,俱乐部已经决定,由新转会来的孙翔接替你的队长职务,一叶之秋今后也由孙翔来操作。”没有事先的说明,语气直白的近乎冷漠。孙翔为崔立的话语皱了皱眉,他不是没想过叶秋的状态下滑会让人不满,却没想到这个下午对他热情洋溢的经理在面对他时,会是这样不近人情。
叶秋却不在意的笑了笑。
“叶秋,把一叶之秋的账号卡交给孙翔吧。”崔立再说。
叶秋纵然再洒脱,此时心中也不免有些刺痛。
他从来不曾觉得时间过的这么慢。从包里拿出账号卡好像被做成了慢动作,叶修突然有点恍惚,眼前闪过一幕幕过去操作一叶之秋的画面。这个一路陪伴他的‘朋友’,终于到了他亲手交出去的时候了。叶修的手指微微有一些颤抖,他把账号卡递过去,正准备稳定一下情绪,孙翔已经伸出手接住了账号卡。“你的手在抖。”孙翔盯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这样的手怎么能发挥出斗神的实力,把一叶之秋交给我,我会让斗神的名号再度响彻整个荣耀。”
叶修有些错愕,孙翔按住了账号卡,也止住了他的颤抖。青年的眼神张扬却锐利,叶修从那里头看到了他的认真。
心情霎时间便平静下来,叶修表情柔和,问到:“你喜欢这个游戏吗?”他从他的眼里已经读到了答案。
“当然。”
叶修松开手,一叶之秋落到了孙翔手中。
叶修脸上已经完全看不出一丝不舍,带着淡淡的笑意开口:“收好它,如果你喜欢,就把这一切当作是荣耀吧。”
“你什么意思!”孙翔撇了撇嘴,像是被突然戳到怒点的小狮子,刚才的认真劲像是叶修看错了似的,他瞪了叶修一眼,宝贝地把一叶之秋的账号卡揣进口袋里,然后扬起下巴,用鼻孔对着叶修,骄傲地说:“一叶之秋在我手里,肯定能发挥得比你更好!”
“呵。”叶修低声笑了笑,转过头看着崔立:“我知道你们的意思,解约吧,条件是什么?”
见叶修这么爽快的就交出了账号卡,崔立满意的保持着适当的笑容:“爽快,不愧是我认识的叶秋,条件很简单,只要你宣布退役。”
叶修就像早就料到般,刚才对着孙翔的浅淡笑意褪去,勾起嘴角挂上了一丝嘲讽,他还没开口,苏沐橙和孙翔就先开口了:“什么?!”两人倒是异口同声。苏沐橙愤怒的止不住颤抖,崔立此刻在她眼里就像是个从不认识的陌生人:“这么绝的条件!他已经25岁了,这时候宣布退役,你们摆明了就是在针对他!”
叶修伸出手按住苏沐橙的肩,摇了摇头。他看了眼表现出十分诧异的神情的孙翔,心底泛起一股说不出的滋味。他冲崔立点点头,说:“我同意。”

孙翔愣愣地坐在椅子上,叶秋和苏沐橙已经离开好一会儿了,他还是有点没缓过神来。
一切都跟他想的一样,却又有点不一样了。他满心欢喜的期待着崭新的未来,新的队友,新的账号卡,还有那个触手可及的目标,然而现在,这份欣喜中参杂了说不出的酸涩。他没想过逼走叶秋的。即使他状态下滑,实力不在,在那段少年年轻的回忆中,他还是那个操作着一叶之秋所向披靡的斗神。他一步步的踩着叶秋的脚印,走到了跟他并肩的地方,甚至接手了他的账号卡,他想用实力展现给叶秋看,他可以和他一样强,甚至比他更强。可他没想过叶秋会退役。这意味着叶秋将离开职业赛场,离开嘉世,他也失去了和他一较高下的机会。

刘皓几人也离开了,崔立询问了下他,他摆摆手让他先走。
叶秋刚才的几句话还在他脑子里转悠。
孙翔有些苦恼的撑住了额头。

【四】
叶秋当天晚上就离开了嘉世。孙翔回宿舍的时候,看到苏沐橙站在他隔壁的房门口,手里拖着个行李箱,正在关门。他抓了抓头发,走过去招呼了一声:“苏沐橙。”
苏沐橙回过头,见到是孙翔,脸色很不好。不过她按下了隐忍的怒气,只是平淡的回应。“什么事。”
“你知道叶秋去哪儿了吗?”
“我怎么知道。”
你不知道谁知道?就算是孙翔也看出了苏沐橙这会儿心情不好,他也猜到了是因为刚才的事。他一向最受不得别人的冷言冷语,这会儿也有些不爽,不过他还有事要问,只得干巴巴地继续说:“那你拿着他的东西要去哪儿?”
苏沐橙以奇怪的眼神打量他,甩出几个字:“关你什么事?”
关你什么事?
?????
靠!他还没来得及变脸色,苏沐橙拖着箱子就走,摆明了不想再搭理他。
孙翔脸色有些发白,隔了好半天才猛的一脚踹到叶秋的房门上,过道里回响了好大一声。他咬牙切齿的开了自己的房门,进去把自己扔到了床上。

房间里闷的不行,孙翔是被热醒的。他还记得睡觉前嫌冷盖了两床被子,半夜醒过来他还有点迷糊,他一向睡眠质量挺好的,晚上也不会起夜,周围漆黑一片,明显还是半夜,这个点醒来不太应该。
身上出了汗,粘腻腻的很不舒服,还不等他清醒过来,鼻息间晕绕的呛鼻的烟味让他连打了三个喷嚏。卧槽,着火了这是?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孙翔猛的翻身坐了起来,周围依旧漆黑一片,没有火光的痕迹。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房间里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仿佛当头给了他一棒:“怎么了,阿修?”
“谁?!”孙翔瞠目结舌,大半夜的,他的房间了突然多出了一个陌生人,他是怎么进来的?他怎么没有一点感觉?他在叫谁?房间里还有别的人?
脱口而出的瞬间,他又吓了一跳,从他口中滚出的声音有点熟悉,可是根本就不是他的声音!孙翔有些毛骨悚然,还没等他开始胡思乱想,随着轻轻的一声响,房间里的灯开了。
习惯了黑暗的双眼突然被光照射有些不自在地眯了眯,眼前坐过来一个人,他随着那个人说话的声音睁开眼:“你发烧了?有些不大对劲啊。”那人伸出手背在他额头上摸了摸。
是个很年轻的青年,脸部线条十分柔和,显露出温柔的气质,眼中透露出关心,让孙翔难以生出反感的心情。对这个人他是完全的陌生,心里却又生出一股难以言喻的信任。
“我……”孙翔张了张嘴,瞪大了眼盯着他,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青年起身去给他倒水,手上一边去拿杯子一边说:“让你吃药还不吃,淋了雨还穿那么久湿衣服,我就说得发烧!”
孙翔呐呐地嗯了声,这才打量起四周来。
我这是在做梦吧?应该。
房间已经不是他所在的嘉世的宿舍,小了很多,简单地摆着两张单人床,衣柜,书桌和两张椅子,一些杂七杂八不知道是干嘛的东西胡乱地堆放着,还有个行李箱靠在门口。整个房间可以说得上是凌乱,冷清。
做梦,做梦,一定在做梦。
孙翔这么安慰自己。这个梦太奇怪了,不仅是全然陌生的环境,还有这个陌生的人,更奇怪的是他此时是完全清醒的,头脑可以思考。
青年给他端了杯水过来,还在冒着热气,孙翔接过来小口小口地喝。“药放在沐橙房间了,明天再吃吧,喝完了睡觉,不能把沐橙吵醒了。”
孙翔竖起耳朵,听到了一个稍微熟悉的名字:“苏沐橙?”他抬眼去看面前的人,这才发现隐隐看出有着和苏沐橙相似的轮廓。“你是谁?”
这下轮到青年惊讶了:“你这什么记性?我是苏沐秋。”
孙翔还没来得及好奇自己怎么会做了一个关于苏沐橙的梦,难道是因为昨晚最后见到的是她,就被苏沐秋的下一句打得更糊涂了。
“叶修你烧糊涂啦?亏我还把你捡回来,这就不记得我啦?”
“叶修?”他瞪大了眼指指自己,“那,那叶秋?”
“你弟弟啊。”苏沐秋露出个鄙视的表情。
孙翔有些难以置信,这个梦也太玄幻了点,自己变了个人不说,还成了那个叶秋的哥哥?他手一抖,杯子差点被他给扔床上,苏沐秋眼疾手快地接住。孙翔猛的躺下去,把被子一拉盖过头顶。他这才发现,一直晕绕着周围的那股烟味是烟草味,有些呛人,但是也不难闻,有点像,昨晚叶秋身上的味道。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闹钟还没响,说明还没到7点,孙翔掀开被子,房间还是那个房间,他昨天刚拿到的新版一叶之秋的手办还好好的摆在床头柜上,他盯着看了好一会儿。
梦醒了。


tbc
……不知道什么时候接的下去

【叶翔】不败的恋人

  • 原著背景,世邀赛后两人在一起设定

  • 脑洞,为开车而开车

  • ooc

  • 已补档,链接挂的我没脾气


国家队刚一下飞机,就被冯主席派来的专车给迎去了酒店,说什么也要好好表扬一下这群为国争光的选手们。世邀赛夺冠的当天,冯宪君笑的嘴都快合不拢了,电话里头的热情劲连叶修都有点扛不住。喻文州作为队长,被冯主席叫到他的专车去了解情况去了,叶修吐了口烟圈,主席梗了下,放弃了接受叶领队垃圾话的想法,拉上喻文州叫司机开车先出发了。其实叶修一般也不会对着冯宪君展现他的嘴炮能力,不过冯宪君对他的大实话也膈应的很,相比起来喻文州就顺心太多了。

叶修瞅着孙翔最后一个上了大巴,含着烟深深吸了口,颇不舍地摁灭了扔垃圾桶里,结果上车一看,得,这二逼孩子没有一点自觉,又跟着周泽楷坐一块儿去了。

孙翔没直说过,不过他晕车这毛病轮回全队的也都知道,周泽楷也有些轻微的晕车,每回坐大巴,他俩都挨着坐前几排。来的时候不说了,孙翔睡着后口水都快流周泽楷肩上了,叶修坐他俩后边,瞅着都有点不忍直视,用眼神示意周泽楷要不要换个位,联盟的脸无辜地看了眼孙翔,冲叶修摇了摇头:“睡着了……”

来的时候叶修揣着小心思没好直说,想着这会儿两人关系也明确了,孙翔总该知道给他留位了吧,结果这二逼孩子又习惯性的坐周泽楷旁边去了,还掏出耳机来非得给他听歌。叶修难得有点无奈,苏沐橙跟楚云秀坐他俩旁边冲他笑,苏沐橙难得见他吃瘪的样子,笑的停不住:“要坐我这儿不,我跟云秀挪后边儿去。”

“别了,车开了,我去后边。”叶修瞅了眼被苏沐橙笑的莫名其妙的孙翔,走到后两排去。大家都各自两两坐着,就黄少天和张新杰旁边空着,叶修也没有自己找罪受的习惯,走黄少天后边的空位去坐了。

机场出去的路挺稳的,他从前排座位后边探出头去看孙翔,也没见他有什么不适的样子,刚要收回视线,孙翔就转过来跟他对上了。嘿。叶修心里一乐,挑了挑嘴冲他一笑,孙翔马上就把头转回去了。坐他前排的黄少天同学不甘寂寞了:“我说叶不羞,你笑这么淫荡干啥,傻乐啥呢。你是不是冲孙翔笑了啊你说你说你说,看你把人小孩吓的。”他嗓音大说的还快,一连几句把全车人目光都吸引过来了,其他人还好,都是嫌弃黄少天聒噪的,把坐孙翔旁边的苏沐橙和楚云秀乐的不行,苏沐橙凑过去跟孙翔说了句什么,从叶修这儿看过去,小孩儿背都打直了,又回头来瞪了他一眼。叶修更乐了,这孩子是真纯,耳朵都红了。

黄少天还想继续他的垃圾话,叶修刀枪不入,根本不搭理他。刚下飞机,大家都累得慌,黄少天在他这儿被堵回来了,自讨个没趣,也转回去带上眼罩补觉了。

他们下飞机的时候已经傍晚了,叶修靠着窗坐,渐渐亮起来的路灯扫在窗上,树枝的影子打过来,又过去了,一片安静的氛围中,叶修也有些困了,快睡过去的时候,身旁坐过来一个人。他笑了笑,蹭过去靠在那人肩上睡着了。

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一看时间,快8点了。从机场去市区估摸着还有点时间。

旁边坐着孙翔,他还记得之前他靠着孙翔睡着了,结果醒过来,一米八几的大小伙,缩着脖子靠他肩上,他都替他觉得难受。车上没开灯,大家似乎都还睡着,叶修听见前排黄少天还在轻轻的打呼。他把被孙翔压得有些麻的手抽出来,按着他的肩让他倒下来睡他腿上。

醒着的时候孙翔是绝对不会做出睡在叶修腿上这种事的,就他那脾气,那性格,叶修想想都替他脸红。他把手放到他头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摸他的头发,孙翔的头发染过,浅金色,他自己喜欢这个颜色,叶修也觉得不错,小孩儿发质不错,摸起来很柔软。

叶修俯下身,唇在他头顶轻轻挨了下。

还知道现在是哥的人了啊,值得表扬。

他那一向在别人看来或平静或刻薄或充满嘲讽的脸上,浮现一个他自己也没有察觉的温柔的笑容。

“孙翔,醒醒,到地儿了。”叶修趁着黄少天还没开始嚷嚷,把孙翔从腿上托起来靠在座位上。被摇醒的时候孙翔还有点懵圈,但是不妨碍他看着叶修跟抽筋似的甩腿,甩过去一个鄙视的眼神:“该补补钙了。”接受到来自小男友的恶意的叶修有苦难言。

哥不是缺钙,是缺爱。

吐槽归吐槽,孙翔看他难受的样子,还是伸手帮他揉了两下。

“孙翔叶修你们两杵这儿干嘛呢干嘛呢,到站啦下车啦,孙翔你不是坐前排么怎么跑这儿来了,不是吧我没看错吧你居然给老叶揉腿????这世界怎么了孙翔和叶修居然和平相处了???”黄少天不知道他俩的关系有了飞跃性的发展,惊讶的脸上都浮现出几个大大的问号,他一开口叶修就翻了个大白眼,得。孙翔嗖的就把手收回去了,在车上的人看过来的时候狠狠地瞪了黄少天一眼。他以为这世上就叶修能整的他这么难堪了,没想到黄少天这个大嘴巴更能折腾。

叶修一天见了他几次不好意思的样子,心里偷着乐呢,一看他头顶都快冒烟了,知道他不像他这样没脸没皮不怕别人说,见好就收,他挥挥手像赶蚊子一样招呼黄少天:“下车下车,别挡路啊少天大大。”

一下车孙翔就过去跟着队长一块儿走了,小脸绷的死紧。叶修知道他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一股子傲气和韧劲儿,平时跟黄少天也能斗上几句,可是搁感情上,一戳就燃。叶修跟孙翔一样,叶修是十五岁起就把一颗心奉献给荣耀女神了,孙翔,简直简单的跟白纸一样了,苏沐橙都说他跟小绵羊一样。叶修勾起嘴角,就是这样的孙翔,才会让他这么心动啊。


这酒店是冯主席前一天就订好了的,专门安排了包间给大家接风,晚上的房间也给订了。

一堆子人挤进了包间里,随行的翻译记者助理给安排到了另一间。冯宪君发表了一下对于夺冠的激动的心情,又交代了喻文州几句,就到隔壁去了,他也是想给这些选手一些好好放松的私人空间。

叶修等他走了才进去,他对主席的热情有点吃不消。他有点惊讶孙翔居然挨着苏沐橙坐了,他旁边还空着个位置,显然是给他留的。孙翔正在听苏沐橙讲话,脸上还挂着笑,不时还嗤笑一下,叶修猜苏沐橙正给他讲自己的糗事。他走过去顺手按了把孙翔的头,一屁股坐他旁边。“靠,你搞什么??”孙翔回过头来,不满都快从眼睛里跳出来了。叶修觉得有点牙痒痒,也许是因为刚才上车前那只没抽完的烟。他觉得孙翔这副气鼓鼓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他搓了搓手指,想象那里有一只烟。“沐橙跟你讲哥的坏话呢啊,瞧你笑的那傻样。”

“卧槽谁傻了。”孙翔最受不得他激,听了那么多垃圾话还是没有一点免疫力。唐昊那头正跟张佳乐哈哈大笑呢,听他一吼更是乐得不行:“说你二你还不信哈哈哈哈哈,叶修的垃圾话你都接,你说你怎么这么傻呢二翔。”“卧槽好你个唐日天,今天你翔哥得好好教育一下你!”孙翔炸了,说着就要冲过去动手。

苏沐橙笑嘻嘻地看好戏,顺便给叶修扔过去个眼神。安抚,安抚,炸毛的小动物需要你~

“行了啊我说糖糕小朋友,”叶修懒洋洋地开口了,右手一伸拽住了孙翔的手,“我家小朋友傻不傻我说了算哈,你看你把他气成这样,哥要怎么哄,你拿什么赔。”

孙翔愣了,叶修还握着他手腕捏了两下,拉着他坐下来。

别说孙翔愣了,唐昊跟张佳乐的笑声一下子掐断了,差点没缓过气来。黄少天方锐李轩目瞪口呆,连正聊着天的喻文州王杰希肖时钦都侧目了。差点被掀了顶的房间里突然安静下来,仿佛人人都是周泽楷。楚云秀靠在苏沐橙肩上笑的发抖,不过这会儿也没人注意她。

孙翔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叶修感觉握着的那只手在发抖。他听见苏沐橙还在小声的跟楚云秀火上浇油:“孙翔要恼羞成怒了~”

叶修一向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的脸上难得挂上了正经的表情,还握着孙翔左手手腕的手滑下去,在桌子的遮挡下插入他指缝间,和他十指相扣。他用这副正儿八经的表情正儿八经的开口:“孙翔小朋友已经是哥的人了,给大家吱一声啊。”语气却怎么听怎么欠揍。

黄少天不愧是机会主义者,在大家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开始嘴炮了:“我靠靠靠靠叶不羞你还真是不害羞啊你,你你你你你你居然拐着孙翔脱团了!!孙二翔虽然人是傻了点脑子不太好使不过颜还看得过去怎么就看上你了我靠不是吧我不相信你们这两家伙居然搞一起了孙翔不是挺讨厌你的吗怎么我一觉醒来世界都变了!”

“少天,慢点说。”喻文州找回了他的笑容。

“?????”唐昊张着嘴,还没有找回他的脑子。

“。。。。。。”周泽楷无辜地环视了一圈,点了点头,呆毛晃了晃。

“靠!你瞎说。。说什么呢!”孙翔极力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天知道叶修在大家面前一发直球吓得他心脏都快跳出来了,红着脸嘴硬,“谁是你的人了,要说也是你是我的人了!”他使劲想把手抽出来,叶修扣着不放,他视线都不知道往哪儿放,还在那儿狡辩:“我现在也挺讨厌叶修的!没停过!”不过没有喜欢那么多。他在心里偷偷加一句。

“呵。”叶修低低地笑了声,勾着手指在他手心划了下。

“!!!”孙翔猛地抽回手,一下子站了起来,没敢去看众人的反应,丢下一句‘厕所’就埋着头往外冲。

“见好就收啊各位,我也就想只会一声,没想瞒着,小朋友脸皮薄,经不起你的垃圾话啊少天大大。”叶修的嘲讽脸十分的吸引火力,黄少天给气的一梗,明显就是你这家伙的垃圾话等级更高啊,心脏!心真脏!

“我出去抽根烟。”叶修也站起来,推开椅子往外走,苏沐橙给他一个放心的眼神,他知道她会好好给大家说清楚。苏沐橙的理解是意料之中,她一直就很懂叶修的想法,她从来都是微笑着,对他想做的事点头。

包里其实没有烟了,下飞机时找司机要了根,没抽完,现在想想还有点可惜。他想着指缝间发丝的柔软和皮肤摩擦的触感,长呼了一口气。


孙翔也没去厕所,找了个如此蹩脚的借口溜了出来。

他在门外边的露天阳台呆了会儿,夏天的晚上很凉快,可他脸上烧烧的,一时间也没法褪下去。叶修的话像个小鼓似的在他胸口敲敲敲。

他没想过他们真的会在一起。

叶修,孙翔。

这是两个摆在一起他自己都会觉得不和的名字,可他们现在实打实的在一起了,叶修微凉的手指轻轻划过他的手心,触电般的颤栗感似乎还没有消失。

他一把捂住脸,发丝间露出两只发红的耳尖。“靠!”

那些追随着叶修背影的日子似乎一下子就成了幻影。他曾一次次地向那背影伸手,想要触摸到哪怕一点叶修留下的温度,可他一次次的落了空。直到叶修回身破开那幻影,抓住了孙翔的手,紧紧地握住。那些被他小心翼翼藏起来的两个人的过往,一句句冷言冷语,冷漠失望的眼神,眨眼间被手中真实的触感所代替。

糟糕。好开心。

孙翔咧开嘴,又一次念出了那个名字。

“叶修。”

从身后探过来一只手,揉了揉他的头:“怎么,这才一会儿就想哥了啊。”

“卧槽!”孙翔吓了一大跳,“你走路都没声的啊!”他脸还红着,有些不好意思去看叶修,眼神躲躲闪闪地指控他。这幅嘴硬的神情落到叶修眼里说不出的可爱。

可爱。这在以前他绝对想不到自己会用来形容一个身高185的大男人。

为什么没有早点喜欢上他呢。他看着孙翔红红的耳朵想着。

“想回去不?要不跟哥出去吃。”


二十分钟后,两人坐在火锅店的包间里,汤料咕噜咕噜的冒着泡。

“给沐橙发个消息,说我们不回去了,一会儿直接回酒店房间。”叶修麻利地把牛肉,鱼丸之类的下锅,给孙翔倒了杯果汁。孙翔扁了扁嘴,还是掏出手机给苏沐橙去短信。

“你该买手机了,联系你还得靠苏沐橙,烦死了。”

“也对。”叶修懒懒地掏出烟接了声,说着就要点上,孙翔眼疾手快地抢了过来。“吃饭呢,少抽一根会死吗!”

“会吧。。”无奈的叹了口气,叶修把刚才买烟一起买的打火机揣回兜里。

孙翔不搭理他了,埋头喝水。


吃了半晌,“叶修。”孙翔咀嚼的动作停下来,呐呐地开口:“我们这…是真的在一起了?”他嘴唇被辣椒油辣的红红的,眼睛亮亮的,直直的看着他,叶修心头一动,有些好笑,勾了勾嘴角。左右周围都没人,他一下子虚站起身,凑过去在孙翔脸上吧唧了一口。“我都在大家面前那样说了,你觉得呢,斗神大大?”

“卧槽,叶修你!”孙翔给他吓了一大跳,筷子差点没握住,脸腾地红了一大片,“要点脸好吗!你嘴还没擦!”说着就要伸手去擦脸。叶修有点无奈,小朋友抓重点的本事有待长进啊,他扯了张卫生纸去给孙翔擦了擦脸:“哥这不是一下子情难自禁嘛。”

“你就不能。。不能。。”他又被叶修的直球给打飞了,在天上盘旋了好一阵心才落下来,一下子找不到语言。

“嗯嗯,不能忍。”叶修腆着脸歪曲他的意思,“咋们现在是正当关系,亲一下怎么啦,你不乐意?”

孙翔的脸一阵青一阵红,咬着下嘴唇不想接他的话。被叶修蹭到的那片皮肤似乎快要烧起来了。他不是没被人亲过脸,初中那会儿谈过一个女朋友,最后也就做到了亲亲脸颊的地步,可他那时候什么感觉都没有,像是例行公事般任女孩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最后到分手都没进行到下一步。

可是那是叶修。他跟别人是不一样的。

叶修靠近他的时候,周围的空气似乎都沸腾了,跟着锅里的水一起冒着泡,叶修柔软的唇贴在他脸上,他的心里像是炸开了烟花,满心满眼都是叶修。叶修在亲他,尽管只是脸颊。这个认知让他无所适从,等他反应过来,根本不敢去看叶修的眼睛,只能找了个蹩脚的理由想搪塞过去。

可是叶修根本不给他躲避的机会,他有点恍惚的想,亲一下怎么了,他不想吗?不。

他不止一次在叶修那张讨厌的嘴说出让人讨厌的话时想堵住它,就像刚才。用什么呢?他眼神游离了好一会儿,然后落到叶修的脸上。糟糕,他竟然觉得叶修那张嘲讽脸弯起嘴角笑起来好帅。。。

“你过来!”孙翔干巴巴地说,眼神倔强地盯着他的嘴。

“呵。”叶修低声笑了下,像只小猫在他心上轻轻挠了下,孙翔只觉得心跳得厉害,都快从嗓子眼蹦出来了,他只能凶巴巴地板着脸,看着叶修站起来绕过桌子站到了他面前。“做什么?孙翔大大?”

为什么他能一直这样游刃有余的样子呢?孙翔有些不满,在叶修面前,他一直都是被动的那一个,不管是以前两人不对付的时候,还是现在,叶修像是吃准了他的色厉内荏。他心一横,把筷子往桌上一拍,伸手揪住叶修的衣领把他往下拽。

嘴唇磕磕绊绊地撞上的时候,他看到叶修带着笑意的眼里全是他的影子。

一个带着火锅味儿的吻。

那根本算不上是个吻。孙翔像头小狮子一样怒气冲冲地冲着叶修来了一口,他根本不会接吻,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本能的在叶修嘴上磨蹭,柔软的唇肉紧紧贴着叶修,小小的虎牙来不及收回去,在叶修嘴上磕了个口,唇齿间满满的辛辣的辣椒味和淡淡的铜锈味。他瞪大了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叶修,叶修有些好笑的在他眼睛里读到了挑衅的意味。“闭眼。”孙翔的眼睛亮晶晶的,专注的神情让叶有些受不了这甜蜜的折磨,张嘴含住他的下唇轻轻啃咬。“唔。”孙翔发出一声含糊不清的嘀咕,红着脸想把他放开,叶修可不给他退缩的机会,右手撑住椅背,左手紧紧按着孙翔的后脑勺,将这个意味不明的“吻”变成了真正的亲吻。

孙翔刚想放开叶修的领子,就被他按住头动弹不得,原本只是单纯地唇肉的摩擦被叶修引领得带上了情色的意味。他清楚的感觉到叶修贴着他嘴唇的热度,下唇麻麻的,叶修含住啃咬了好一会儿才放开那里。他感觉叶修似乎想往他嘴里探,吓了一跳,紧紧咬着牙不让他进来。他有点呼吸不过来了,脑袋闷闷的,唇齿间细碎的水声在耳边放大,叶修终于松开了手。

“呵,不会用鼻子呼吸了?”额头抵着额头,叶修嗓子里带着笑,伸手抹了抹孙翔的嘴角。

“我靠!”他几乎是咬着牙憋出两个字,叶修已经站直了,理了理衣领。“吃饱了吧,那就回去吧。”